石头

话说,每一个石头在它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次被抛向空中。

所以,每个石头都至少会有一次飞翔的体验。

但是,它们不是鸟,

所以如果你问他们其中一个:“飞是怎样的体验?”

继续阅读“石头”

致S先生的信

尊敬的S先生,

感谢您的回信。

您一直是我最忠实的倾听者,我对此已万分感激。而您又是最令人满意的那一位,因为您不同于那些总是试图证明自己拥有大脑的人——您从来不表达自己的任何意见,也不给我任何的建议;您只用您深邃和使人颤栗的眼睛注视我。仅仅从这一点上,您对我的了解程度便已经清晰可见。谢谢您的回信,先生。您把我的信原封不动地退回来是您最好的回信,因为您确实再一次做到用沉默表达了该说的所有。通过文字您也许感受不到我对您智慧的敬仰——请相信我,如果您就站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会像黑手党成员亲吻他们头目的手背一样虔诚地亲吻您的手背。请原谅我不能登门拜访,因为每一次当您微笑着用您看懂一切的眼睛注视我,我便难以压制住心中的怒火——而您,却又是我最好的倾听者。

继续阅读“致S先生的信”

掷硬币的人

我的右手边放着一枚硬币,和其他的硬币相比,它没有任何的特殊性。应该是铜合金制成的,呈现出土黄色。它的表面被故意地放上些图像,伴随着目的被生产出来。我去触动这枚硬币,感受它的温度,冰冷的金属感在我的手指上留下。也许它先遗留下某种痕迹,而这痕迹转瞬即逝地消失,而我没有能力去捕捉到这一过程,误以为它不存在,以为它给予的感受是直接的,不经历时间,没有延迟。我拾起它,衡量它——它如此轻盈,闭上眼睛静坐少顷,我甚至开始怀疑它是否还在手掌里。我提醒自己,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硬币而已。记不起我是如何得到它的。应该是源于某个偶然的事件。

继续阅读“掷硬币的人”

星美-451的记录遗

imgZTE2b3VjZmlwQ1o4N29seWxWZkhHa05nMTNONUt3S205NnJ1TUE4emtndGFOVWZoWHcrTXBBPT0

读《云图》的小说是一个极难受的过程——我的想象力都已经被之前看的改编电影完全剥夺了。裴斗娜的身影就在我的面前不停走动,我也只能委屈地意淫。还好,它的后现代味如此十足,处处充满着有趣的文字游戏,满足了我的小小欲望。最喜欢的是“星美451的记录仪”一章。作者米切尔无处不在展示着语言的限度,最后试图指向佛教式的神秘主义作为解决方案,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小说本身就是言语。小说家的黑色幽默实则暗含着对“人类自救”的绝望。

继续阅读“星美-451的记录遗”

我的经典款禁忌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买了一件李维斯的经典款夹克。它是蓝色的,袖管肥大,其余地方修身。穿着开机车会觉得冷,走路会觉得热。所以,要一动一静才能从容驾驭,显品位。有朋友建议我骑自行车可以穿它,骑自行车算是运动,会出汗,但是运动中迎面吹来的风可以抵消这些热量。不得不说他是个天才。不过我没有自行车,所以我倾向于走五步打坐五分钟。这让我想到了那些跪拜着去西藏的人,他们也定穿着一件李维斯经典款。

继续阅读“我的经典款禁忌”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

2018年11月26日,中国教授贺建奎首次在人类身上完成基因编辑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贺教授也成为众矢之的。科学共同体内,“不伦理”的批评声不绝于耳,更有一百余位科学工作者发表联合声明,谴责该研究的“疯狂”:“(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人胚胎改造)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门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

可是,他们说的“伦理”究竟是什么?伙计,我是说除了“《中国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不许编辑人类基因”、“欧美科学家分别谴责”以外,我们有什么理由反对基因编辑?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谈谈。

继续阅读“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