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聊天AI小冰:为什么说话越多,越容易出错?

大概一年前,我被一则「人工智能小冰出版诗集」的新闻吸引。新闻报道说微软公司的人工智能产品「小冰」,通过图像识别和文本生成,能快速创作诗歌,而这些诗歌经过挑选,汇成一册,竟得以出版。这则新闻引发很多讨论:工程师们打趣说人工智能不仅仅会下棋也可以写诗创作了,诗人们却说小冰的诗没有灵性,哗众取宠罢了,诗人不可替代。

这个新闻让我为之一动,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产品逻辑:之前的「拟人化」人工智能产品,像Siri,Cortana,都是为帮助人类完成某些工作而出现;小冰却很有野心,想要做到那些我们以为只有人才能做到的事,比如写诗。

小冰陪聊时,也并不总是帮你:当你问她几点时,她会说:「这也要问我?自己看呗。」对我来说,似乎这样的小冰更像一个真实的朋友。

微软公司今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小冰在全球目前有超过6亿的用户,而单次聊天的平均长度由2014年的5个回合,上升到了2017年的23回合,而业界其他语音助手只有3轮。23个回合对两个人类来说并不长。如果你和小冰聊过天,也会发现你和她的对话也还有很多不流畅的地方。

我希望知道自然语言处理现在面临哪些技术瓶颈,使得小冰以目前的形态面向用户;同时,我也好奇微软正在做什么工作,以进一步提升小冰的作诗和对话的能力。于是,我和微软小冰的首席科学家宋睿华博士面对面坐在了一起。宋睿华博士2016年与傅建龙共同研发了小冰写诗的算法,并在之后加入微软小冰团队,参与到人工智能的性格塑造和人工智能的多感官多模态研究中。

小冰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都有当地独特的版本,比如美国的Zo和日本的凛菜。每个国家的人工智能系统分别由当地团队研发,因为不同的文化和语言特点,都独具特色:比如,Zo会考虑「政治正确」而尽量避免对种族问题发表意见,凛菜则会显得彬彬有礼,写诗也以日本的俳句为主。这里,我们仅对中国的小冰做讨论。

继续阅读“微软聊天AI小冰:为什么说话越多,越容易出错?”
Advertisements

美国德州理工大学:当心中国的“千人计划”

8月9日,德州理工大学(Texas Tech University)科研副校长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Vice President for Research)向该校教职人员发送了一封信件,提醒他们留意国会两党正在考虑推行一项立法工作。

继续阅读“美国德州理工大学:当心中国的“千人计划””

人力资本投资将是解决非洲贫困的关键

2050年,全球86%的极端贫困人口将分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除非说明,本文”非洲”皆指撒哈拉以南非洲)。这是盖茨基金会9月18最新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的估计。

这意味着,未来将有大量年轻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的区域:据2015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数据,非洲15-24岁的青年占世界青年人口的19%,约2. 26亿人。到2030年,非洲青年人口数量将占全世界青年人口的42%。

继续阅读“人力资本投资将是解决非洲贫困的关键”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

2018年11月26日,中国教授贺建奎首次在人类身上完成基因编辑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贺教授也成为众矢之的。科学共同体内,“不伦理”的批评声不绝于耳,更有一百余位科学工作者发表联合声明,谴责该研究的“疯狂”:“(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人胚胎改造)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门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

可是,他们说的“伦理”究竟是什么?伙计,我是说除了“《中国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不许编辑人类基因”、“欧美科学家分别谴责”以外,我们有什么理由反对基因编辑?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谈谈。

继续阅读“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