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究竟哪里不道德(二):对话伦理学家

时至今日,各方调查结果还未公布,贺建奎本人在香港峰会后也不知踪影。在等待相关机构调查之时,我邀请到六位生物伦理学家深度剖析,共同讨论基因编辑技术将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怎样的伦理挑战。

这六位伦理学家,分别为大连理工大学伦理学教授王国豫,协和医学院人文和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翟晓梅,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马修·廖(Matthew Liao),普林斯顿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皮特·辛格(Peter Singer),牛津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朱利安·萨瓦莱斯库(Julian Savulescu)和哈佛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格林·科恩(Glenn Cohen)。

对于贺建奎的具体、单个实验是否道德,社会和科学界已经达成共识。第一,目前CRISPR技术用于人体仍有巨大风险;第二,HIV病毒在体外受精过程中,已经通过洗精去除,再做基因编辑无必要;第三,知情同意情况并不明确。

本文要探讨的,是基因编辑技术本身可能将对人类未来产生深远影响的同时,对人类社会带来的伦理挑战。

对于基因编辑技术的伦理探讨刚刚开始,亟待科学家、伦理学家、法学家、政策制定者和社会公众的共同参与。

继续阅读“基因编辑究竟哪里不道德(二):对话伦理学家”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

2018年11月26日,中国教授贺建奎首次在人类身上完成基因编辑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贺教授也成为众矢之的。科学共同体内,“不伦理”的批评声不绝于耳,更有一百余位科学工作者发表联合声明,谴责该研究的“疯狂”:“(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人胚胎改造)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门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

可是,他们说的“伦理”究竟是什么?伙计,我是说除了“《中国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不许编辑人类基因”、“欧美科学家分别谴责”以外,我们有什么理由反对基因编辑?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谈谈。

继续阅读“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