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

2018年11月26日,中国教授贺建奎首次在人类身上完成基因编辑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贺教授也成为众矢之的。科学共同体内,“不伦理”的批评声不绝于耳,更有一百余位科学工作者发表联合声明,谴责该研究的“疯狂”:“(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进行人胚胎改造)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门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

可是,他们说的“伦理”究竟是什么?伙计,我是说除了“《中国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明确规定不许编辑人类基因”、“欧美科学家分别谴责”以外,我们有什么理由反对基因编辑?

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这个问题也许可以谈谈。

继续阅读“编辑人类基因究竟哪里不道德?”

又浪费了一个寒假

关于浪费假期这个事,我觉得我是有借口的。这个城市毫无生气和活力,更谈不上机会。窗外半米厚的积雪在零下二十度的严寒里,没有一点黏性,所以甭想堆雪人。离家最近的酒吧都有二十分钟公交车程,出趟门就像取经一样。我能干嘛?

继续阅读“又浪费了一个寒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