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卢煜明聊了聊无创基因检测

这几天,虎嗅网的一篇文章称,一名孕妇做了华大基因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结果显示“低风险”,但婴儿出生后却显示患有“13号染色体长臂缺失综合症”。该文章引发人们对无创产前基因检测的激烈讨论。自此,对华大基因的质疑、对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技术(NIPT)的声讨,以及华大基因的反击,各种声音混杂一起。

我找到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无创产前基因检测技术发明者卢煜明(Dennis Lo)教授,请他对无创产前检测技术当下的应用状况进行讲解,希望为目前的争论提供一些情绪之外的思考和讨论。

继续阅读“我和卢煜明聊了聊无创基因检测”

微软聊天AI小冰:为什么说话越多,越容易出错?

大概一年前,我被一则「人工智能小冰出版诗集」的新闻吸引。新闻报道说微软公司的人工智能产品「小冰」,通过图像识别和文本生成,能快速创作诗歌,而这些诗歌经过挑选,汇成一册,竟得以出版。这则新闻引发很多讨论:工程师们打趣说人工智能不仅仅会下棋也可以写诗创作了,诗人们却说小冰的诗没有灵性,哗众取宠罢了,诗人不可替代。

这个新闻让我为之一动,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产品逻辑:之前的「拟人化」人工智能产品,像Siri,Cortana,都是为帮助人类完成某些工作而出现;小冰却很有野心,想要做到那些我们以为只有人才能做到的事,比如写诗。

小冰陪聊时,也并不总是帮你:当你问她几点时,她会说:「这也要问我?自己看呗。」对我来说,似乎这样的小冰更像一个真实的朋友。

微软公司今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小冰在全球目前有超过6亿的用户,而单次聊天的平均长度由2014年的5个回合,上升到了2017年的23回合,而业界其他语音助手只有3轮。23个回合对两个人类来说并不长。如果你和小冰聊过天,也会发现你和她的对话也还有很多不流畅的地方。

我希望知道自然语言处理现在面临哪些技术瓶颈,使得小冰以目前的形态面向用户;同时,我也好奇微软正在做什么工作,以进一步提升小冰的作诗和对话的能力。于是,我和微软小冰的首席科学家宋睿华博士面对面坐在了一起。宋睿华博士2016年与傅建龙共同研发了小冰写诗的算法,并在之后加入微软小冰团队,参与到人工智能的性格塑造和人工智能的多感官多模态研究中。

小冰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都有当地独特的版本,比如美国的Zo和日本的凛菜。每个国家的人工智能系统分别由当地团队研发,因为不同的文化和语言特点,都独具特色:比如,Zo会考虑「政治正确」而尽量避免对种族问题发表意见,凛菜则会显得彬彬有礼,写诗也以日本的俳句为主。这里,我们仅对中国的小冰做讨论。

继续阅读“微软聊天AI小冰:为什么说话越多,越容易出错?”

美国德州理工大学:当心中国的“千人计划”

8月9日,德州理工大学(Texas Tech University)科研副校长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Vice President for Research)向该校教职人员发送了一封信件,提醒他们留意国会两党正在考虑推行一项立法工作。

继续阅读“美国德州理工大学:当心中国的“千人计划””

迈克尔·贝克利:美国不应害怕中国

中国威胁论存在已久,但近年来,美国政治界开始愈发担忧中国将挑战美国霸权地位、成为新的超级大国。这种担忧随着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政治极度两极化的美国,竟产生了党派间的共识。正如沃尔特·罗素·迈德(Walter Russell Mead)发表于《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所说:即使是出于不同原因,各党派都认为应该强硬对待中国。

继续阅读“迈克尔·贝克利:美国不应害怕中国”

人力资本投资将是解决非洲贫困的关键

2050年,全球86%的极端贫困人口将分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除非说明,本文”非洲”皆指撒哈拉以南非洲)。这是盖茨基金会9月18最新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的估计。

这意味着,未来将有大量年轻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的区域:据2015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数据,非洲15-24岁的青年占世界青年人口的19%,约2. 26亿人。到2030年,非洲青年人口数量将占全世界青年人口的42%。

继续阅读“人力资本投资将是解决非洲贫困的关键”

致S先生的信

尊敬的S先生,

感谢您的回信。

您一直是我最忠实的倾听者,我对此已万分感激。而您又是最令人满意的那一位,因为您不同于那些总是试图证明自己拥有大脑的人——您从来不表达自己的任何意见,也不给我任何的建议;您只用您深邃和使人颤栗的眼睛注视我。仅仅从这一点上,您对我的了解程度便已经清晰可见。谢谢您的回信,先生。您把我的信原封不动地退回来是您最好的回信,因为您确实再一次做到用沉默表达了该说的所有。通过文字您也许感受不到我对您智慧的敬仰——请相信我,如果您就站在我面前的话,我一定会像黑手党成员亲吻他们头目的手背一样虔诚地亲吻您的手背。请原谅我不能登门拜访,因为每一次当您微笑着用您看懂一切的眼睛注视我,我便难以压制住心中的怒火——而您,却又是我最好的倾听者。

继续阅读“致S先生的信”

掷硬币的人

我的右手边放着一枚硬币,和其他的硬币相比,它没有任何的特殊性。应该是铜合金制成的,呈现出土黄色。它的表面被故意地放上些图像,伴随着目的被生产出来。我去触动这枚硬币,感受它的温度,冰冷的金属感在我的手指上留下。也许它先遗留下某种痕迹,而这痕迹转瞬即逝地消失,而我没有能力去捕捉到这一过程,误以为它不存在,以为它给予的感受是直接的,不经历时间,没有延迟。我拾起它,衡量它——它如此轻盈,闭上眼睛静坐少顷,我甚至开始怀疑它是否还在手掌里。我提醒自己,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硬币而已。记不起我是如何得到它的。应该是源于某个偶然的事件。

继续阅读“掷硬币的人”

星美-451的记录遗

imgZTE2b3VjZmlwQ1o4N29seWxWZkhHa05nMTNONUt3S205NnJ1TUE4emtndGFOVWZoWHcrTXBBPT0

读《云图》的小说是一个极难受的过程——我的想象力都已经被之前看的改编电影完全剥夺了。裴斗娜的身影就在我的面前不停走动,我也只能委屈地意淫。还好,它的后现代味如此十足,处处充满着有趣的文字游戏,满足了我的小小欲望。最喜欢的是“星美451的记录仪”一章。作者米切尔无处不在展示着语言的限度,最后试图指向佛教式的神秘主义作为解决方案,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小说本身就是言语。小说家的黑色幽默实则暗含着对“人类自救”的绝望。

继续阅读“星美-451的记录遗”

我的经典款禁忌

去年夏天的时候,我买了一件李维斯的经典款夹克。它是蓝色的,袖管肥大,其余地方修身。穿着开机车会觉得冷,走路会觉得热。所以,要一动一静才能从容驾驭,显品位。有朋友建议我骑自行车可以穿它,骑自行车算是运动,会出汗,但是运动中迎面吹来的风可以抵消这些热量。不得不说他是个天才。不过我没有自行车,所以我倾向于走五步打坐五分钟。这让我想到了那些跪拜着去西藏的人,他们也定穿着一件李维斯经典款。

继续阅读“我的经典款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