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Taxted

很久没吃麦当劳了。今天去买菜时顺便吃了一顿。看见疲惫的麦当劳员工疲惫地帮我点餐,想到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Drew。

那时候真是穷啊。没有钱交学费,只得到快餐店打工。我就是在那里遇到Drew的。他才入职的那几天,沉默寡言,只对顾客微笑着小声说话。那个餐馆卖的是一种和Kebab几乎一模一样的食物。最开始让我注意到这个小伙子的,是他缓慢的工作节奏——他缓慢地把烤肉放在面饼上,缓慢地添加蔬菜,缓慢地淋上希腊青瓜酸乳酪醬汁。他的迟缓让我对他的智力有些怀疑。我向来是厌恶愚蠢的人的。

直到有一天他跟我说他看到纽约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他说这个作品是个带把手的机器,机器里装满了硬币,而当一个人不断转动把手时,那些硬币就会掉落出来。大概一小时掉五美元。Drew问我这是不是对我们在做的无聊工作的隐喻。从那时起我便喜欢上了这个小伙。

每当工作有了空闲,我就找他聊天。我记得他比我小两岁。他以前得过抑郁症,曾在一年里卧床不起。他说他要在脚踝处文上一条锁链,以纪念这段历史。他很幽默,总能用精准的言语生动地描画出一幅荒诞的情景,让生活的苦难化解在笑声里。他的对词汇熟稔的把玩总让我心生敬意。我对他说:你应该读大学的。他说他没有这个自信。他有个在网上认识的女朋友,她和他妈妈有时开车接他回家。一次他说他在网上看到日本人已经不约会了,因为没有时间,「我不明白,怎么可能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我们终究没有成为朋友。我总是被穷困和生活本身所困扰,没有精力去维系任何的友谊。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酒吧的读诗会上。那时我已经辞职,他刚从快餐店赶来。我们点了沙拉和啤酒,聊着我离开后快餐店的情况。他说他们又招了一个中国学生。读诗会上的一个女服务生很美,她在中场的时候站在雪夜里抽着烟。

之后他发过一条短信。我没有回他。我的旧手机总是丢失短信,但是这条短信竟莫名其妙地一直保留着。

无论如何,我希望他现在过得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