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浪费了一个寒假

关于浪费假期这个事,我觉得我是有借口的。这个城市毫无生气和活力,更谈不上机会。窗外半米厚的积雪在零下二十度的严寒里,没有一点黏性,所以甭想堆雪人。离家最近的酒吧都有二十分钟公交车程,出趟门就像取经一样。我能干嘛?

按理说我可以看书、学吉他、学电影理论或者写作,而不是刷微博、刷FB、看电视剧和打俄罗斯方块。可为什么我偏偏选择了后面这些完全无法使我的生命更丰富的事呢?我觉得是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情绪:恐惧。

其实放假前的那一学期是非常有效率的,也非常充实的。这些忙碌最后都是为了申请哲学博士这一件事,所以这学期我便围着推荐信,论文和各种考试忙得不可开交。终于在截止日期前把申请材料都交了上去。现在就只差等待了。等待听起来好像很容易,其实是整个事件中最让人头痛一关:一个人的成败全由别人决定,自己却在其中没有任何可做的事。这种等待,我们称之为“病房前的等待”。这次,等待被拉长到了两个月。好在已经开学,我的焦虑应该能被转移到图书馆里可爱的女孩子们身上。

所以为什么我偏偏选择了刷微博,看电视剧和打俄罗斯方块呢?你见过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丈夫在外面专注地研习中国古董鉴赏的吗?

当然了,我也接受批评。自己还是太弱,没有从无用焦虑中逃脱的意志力。

美国有些大学这些年不是在实行quota制度嘛。大概就是说得有百分之多少的位置是专门留给一个种族的。所以即使一个黑人的简历不如一个白人的优秀,这个大学也会录取那个黑人。很多人就说这不对啊,大学的录取应该公平,应该完全基于一个人的优秀程度。

可是如果出生在一个充满暴力,毒品和动荡的社区,“病房前的等待”不就是一个人生活的常态吗。一般来说,一个黑人是非常容易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的。我不知道怎样的录取制度更公平,但是我觉得当我们说大学录取应该完全基于一个人的能力时,我们应该问问自己是否能在病房前一边等待,一边解数学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